文章
 音标
  • 音标认识-元音(母音)unit1(图文)
  • 音标认识-元音(母音)unit4(图文)
  • 音标认识-元音(母音)unit3(图文)
  • 音标认识-元音(母音)unit2(图文)
  • 音标认识-元音(母音)unit5(图文)
  • 音标认识-辅音(子音)unit1(图文)
  • 音标认识-元音(母音)unit6(图文)
  • 音标认识-辅音(子音)unit4(图文)
  • 音标认识-辅音(子音)unit3(图文)
  • 音标认识-辅音(子音)unit2(图文)
  • 音标认识-辅音(子音)unit5(图文)
  • 音标认识-辅音(子音)unit6(图文)
  • 音标认识-辅音(子音)unit7(图文)
  • 发音规则(图文)
  • 重音规则(图文)
  • 音标认识-元音(母音)unit1(图文)
  • 音标认识-元音(母音)unit4(图文)
  • 音标认识-元音(母音)unit3(图文)
  • 音标认识-元音(母音)unit2(图文)
  • 音标认识-元音(母音)unit5(图文)
  • 音标认识-辅音(子音)unit1(图文)
  • 音标认识-元音(母音)unit6(图文)
  • 音标认识-辅音(子音)unit4(图文)
  • 音标认识-辅音(子音)unit3(图文)
  • 音标认识-辅音(子音)unit2(图文)
  • 音标认识-辅音(子音)unit5(图文)
  • 音标认识-辅音(子音)unit6(图文)
  • 音标认识-辅音(子音)unit7(图文)
  • 发音规则(图文)
  • 重音规则(图文)
  • 你的位置:知识库首页-> 音标
     


    外电:中国人正在改变英语(转载) - 学习方法



    作者:宏伟 阅读次数:6082


     
     
    位于美国圣地牙哥的“全球语言监督”(Global Language Monitor)机构最近发布报告称,英语正在经历着历史上最大的变革,主要“归功”于中国大约2.5亿名学说英语者的翻译错误。该报告同时警告,英语正在加速吸收全球性词汇,已逐渐成为世界混合语言。各民族间必须小心使用英语词汇,否则可能会带来政治麻烦和生活不便。
      
      
      英语经历变革 中文影响最大
      根据“全球语言监督”最近的报告,英语正在经历历史上从未有过的变革,主要因为中国大约2.5亿名将英语作为第二语言使用者的翻译错误。
      
      作为第一全球性语言,英语目前不断地吸收新的词汇,已使它成为世界混合语,而目前世界全球化趋势加速了其同化速率。
      
      与此同时,中国有大量民众学习英语,加上日益上升的全球影响力,这意味着中国人每天都在制造着英文新词。当这些新命名的单词在网上流通,英文词汇库逐日都在迅速增长。
      
      根据专家报告,逐字翻译的中式英语“多时未见”(Long time no see),现已成为一个标准的英文词组,并且更多的中式英语还在继续产生,而从前就已中英交融的词汇包括“苦力”(coolie),“台风”(typhoon)等。
      
      “全球语言监督”主席帕亚克(Paul JJ Payack)表示:“令人惊讶的是,由于中国增长的影响,它现在对国际英语(Global English)的冲击比英文国家还大。”
      
      中式英语词汇,譬如从广东话的吃早茶点心的“饮茶”直译过来的“drinktea”和意思为航空公司食物的“airplane pulp”,都以惊人的速度吸收到国际英语词汇中来。
      
      帕亚克指出,这些新词和词组中大约30%,不用向母语为英语的人士特别解释,他们都可理解。然而有些中式英语,譬如“Beware, the slippery are very crafty”(中文直译为“当心,滑溜的东西是非常诡计多端的”),意欲表达“小心地面潮湿”或“当心滑跤”,就会使人感到一头雾水。
      
      “全球语言监督”一直使用一种数目预测指标(PQI)来扫瞄网络,以发现突然出现的英文词汇,并跟踪它们在过去的主要用途。结果“全球语言监督”查出主流国际英语在网上有99.1万个词汇,而这个数字预计今年四月会达到一百万。
      
      “全球语言监督”也发现,自1994年以来加入国际英语行列的词汇中,中式英语贡献了5%到20%,超过任何其他的来源。
      
      这些做出贡献的中式英语中,有些已出现在北京市旅游局当前为首都景点所贴的英文标签中,其中一个标签为“Racist Park”(种族主义公园)用以表示少数民族公园,并且许多旅馆印上“Scattering”(分散)代表紧急出口。或许最无礼的要数“deformed man toilet ”(丑陋人洗手间)的标志,它被张贴在一些城市供残疾人使用的休息室门口。
      
      帕亚克指出,在这二种语言之间翻译是困难的,因为每个中文字都有几种可能的翻译。他说:“由于英语的实用性和汉语的微妙性,您得出的翻译可能对双方都无法理解。”结果是产生许多令人费解的误译,同时也改变了国际英语的味道。
      
      帕亚克说:“您会发现,有人使用前所未有的方式翻译莎士比亚剧作,或使用人们从未用过的词组写着英文小说。”他说,这个趋势正在改变人们对英语语言的认知,同时也使人们的思维方式更加色彩斑斓,因为用中文思考问题的确与众不同。
      
      英语的未来如何?
      
      帕亚克指出,今天中国2.5亿学讲英语的人数,几乎相当于60 年代全世界说英语人数的总和,并且这个数字在未来七到十年内还可能翻倍。那么,英语的未来将会如何?
      
      帕亚克表示尽管“难以预言”英语发展的准确趋势,但一种可能性是产生过多的地方英语,譬如中式英语、北印度英语、西班牙英语、牙买加英语等等,最终这些各地英语可能成为英语的分支。它们非但不能作为标准英语,反而成为相互难以理解的口语,尽管它们分享英语中的共同词根,如同中世纪欧洲的拉丁语那样。
      
      另一种可能性是国际上将英语以某种方式规范化,以促进全球的交流和通讯,但会是以何种方式,目前尚不得而知。
      
      帕亚克说,倘若国际英语分崩离析,各地区的当地英语山头林立,相信中式英语可能会成为最突出的分支,因为中国人毕竟在人数上占绝对多数。



    关键字:学习方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