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章
 音标
  • 音标认识-元音(母音)unit1(图文)
  • 音标认识-元音(母音)unit4(图文)
  • 音标认识-元音(母音)unit3(图文)
  • 音标认识-元音(母音)unit2(图文)
  • 音标认识-元音(母音)unit5(图文)
  • 音标认识-辅音(子音)unit1(图文)
  • 音标认识-元音(母音)unit6(图文)
  • 音标认识-辅音(子音)unit4(图文)
  • 音标认识-辅音(子音)unit3(图文)
  • 音标认识-辅音(子音)unit2(图文)
  • 音标认识-辅音(子音)unit5(图文)
  • 音标认识-辅音(子音)unit6(图文)
  • 音标认识-辅音(子音)unit7(图文)
  • 发音规则(图文)
  • 重音规则(图文)
  • 音标认识-元音(母音)unit1(图文)
  • 音标认识-元音(母音)unit4(图文)
  • 音标认识-元音(母音)unit3(图文)
  • 音标认识-元音(母音)unit2(图文)
  • 音标认识-元音(母音)unit5(图文)
  • 音标认识-辅音(子音)unit1(图文)
  • 音标认识-元音(母音)unit6(图文)
  • 音标认识-辅音(子音)unit4(图文)
  • 音标认识-辅音(子音)unit3(图文)
  • 音标认识-辅音(子音)unit2(图文)
  • 音标认识-辅音(子音)unit5(图文)
  • 音标认识-辅音(子音)unit6(图文)
  • 音标认识-辅音(子音)unit7(图文)
  • 发音规则(图文)
  • 重音规则(图文)
  • 你的位置:知识库首页-> 音标
     


    余光中:不同的语言有不同的美感 - 学习方法



    作者:齐延坤 阅读次数:8669


     
     

      余光中认为,语言有着绵长的历史,无论是英文还是中文,都无法和本民族乃至其他民族的古代语言“一刀两断”,我们今天仍在使用着古代的语言和文字;每种语言,都有其独特的美感,这是另一种文化无从理解和取代的;中国的文言文,铿锵、简约,充满美感;学生应该欣赏古文经典,才能体会“我们中文美到什么程度,有什么样的妙处”。http://www.51education.net

    语言有着绵长的历史

      余光中说,无论任何一种语种,不可避免地会打上古代语言的烙印、被外来语种渗透。今天最常用的星期、月份,也来自久远的语言。英语中,星期几,都以某人的名字命名,即someone\sday,这其中就有古希腊神话中神的名字;今天使用的月份,都以数字命名,如9月Septr,以数字7的单词开头。但是,所有的数字顺移了两个月,10月对应的数字不是10,而是8,这是由于,在古代罗马,一年是从3月份开始的。

      12个月份原本以一大一小,即31天、30天的形式间隔排列,但当奥古斯都大帝统治罗马帝国,他对“属于自己”的8月只有30天感到不满,要求更改日历,于是直到今天,8月、10月、12月都是31天。“古代的语言及用法至今影响着我们的日常生活。人类的历史非常绵长,不可能一刀两断。”

      即便现代英语也并不纯粹,日常能够碰到的单词,并不都是英文,其中有很多古词、外来单词。philosophy(哲学),来自古希腊philo(爱好)和sophy(智慧);著名美国城市天使城Losangles(洛杉矶),由西班牙文中的定冠词los与angles(天使)组成。英语受法文影响也很大。1066年,诺曼底帝国(法国)征服了英国,并开始长达二三百年的统治,法文由此大量进入英文。牛、猪等牲畜在英国牧童的嘴里,只是cow、pig,但当这些牲畜的肉被端上法国人的餐桌,它们被称为beef、pork。

      中文也是如此,其他语言进入中文的历史由来已久。在遇见英语之前,中文早就遇见过许多其他“外文”,如蒙古文,《西厢记》里,张生见了崔莺莺,说:“滇不拉的见了可喜娘”,“滇不拉”即蒙古语的惊叹词,“可喜娘”即“美眉”,翻译成白话即:“哎呀呀,怎么见到这么漂亮的姑娘!”此外,中文所受影响最大的还来自梵文,“和尚”、“菩萨”、“伽蓝”等都是梵文。中文也进入了其他语种,如“茶”、“丝”。中国北方人称茶为cha(拼音),闽南话则称其为dei(谐音),英语中tea即取闽南话dei音译而去,而从陆路传过去的国家,如斯拉夫国家,称茶则音译自北方人发音cha。

      当中文遇见英文

      但并不是两种语言就能对应翻译。余光中讲起他在美国教当地学生中文,一天讲到贾岛的诗《寻隐者不遇》:松下问童子,言师采药去。只在此山中,云深不知处。他最初简单翻译成白话,美国学生很容易就听懂了。

      “但这像唐诗吗?”余光中对应诗的语言又翻译成pine under ask boy, say master pickmedicineearthaway...美国学生听完大惑不解,中文都不用主词吗?谁问童子?谁言师采药去?无奈,余光中又将诗改成:我来松下问童子,童子言师采药去,师行只在此山中,云深童子不知处。如此,美国学生很满意,但余光中自己不满意了:远不如原诗简洁有韵味,“为什么要讲那么直白、那么清楚呢?不需要用主词来要求的嘛,诗的美就美在这里”。

      “英文你说它精细也好,罗嗦也好,总之和中文是差别很大的。”余光中说,中文“士兵要爱国”不会产生误解,“国”肯定是祖国,而在英文中,soldermustlove country却是有问题的,必须是a solder must lovehiscountry。又如在英语中,排比的词语,最后一个词前and不能缺,如春夏秋冬,英语则是spring, summer,autumnand winter,中文不会说“春、夏、秋和冬”,“这样说的人肯定不是中国人”。

      牺牲小小的逻辑,成全美感

      “我们的语序很简单,不需要那样精细”,余光中喜欢中文的“美感”。中文习惯中,张三李四,不会被称为张四李三;天长地久,不会读作天久地长。因为中文讲究顺口、顺耳,按照平平仄仄来排列,读起来“好听、顺口”。张四李三,就成了平仄仄平,“读起来不顺”。

      余光中说,中文讲究的平仄有时会产生不合逻辑的词语。如千军万马、千山万水。按照逻辑推测,应该是军多马少,山多水少,千马万军、万山千水更合逻辑,“但是我们愿意这样说,因为按照逻辑来读,就不顺口”。山明水秀也是如此,山秀丽,水明亮,可中文偏偏是山明水秀而不是“山秀水明”。“中文是牺牲一点点无关紧要的逻辑,却成全了美学。”余光中戏言,不能达到美学标准的唯一的词语是“乱七八糟”,按照美学的标准,应该是七乱八糟,读起来才有起伏,有美感。“可它偏叫乱七八糟,所以就真的乱七八糟。”

      他以另一首七言绝句来强调中文讲究美感。“少小离家老大回,乡音未改鬓毛衰。儿童相见不相识,笑问客从何处来。”这首诗中,取掉每一句的第六个字,不会影响整个意思。但是“中文是靠平仄、对称来营造美感的”,牺牲一点小小的不简练,无疑却让整首诗充满琅琅上口的节奏感。

      勿轻易“删除”古文或外文

      余光中认为,尽管语言必然会交流与融合,但无论借鉴西方语言,还是以白话文代替文言文,都要慎重。他非常欣赏徐志摩作品《偶然》的一段话:“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,你有你的、我有我的方向;你记得也好、最好你忘记,在这交汇时互放的光芒。”余光中觉得这句极美,美在徐志摩借鉴英语中的语法规则,省略了相同的受语。徐志摩不说“你有你的方向,我有我的方向”,“那听着就成了散文,或者就像在吵嘴,哪里还像情话呢?”余光中笑。同样,第二句也省略了受语,若不省略,则是:“您记得这交汇时互放的光芒也好,最好你忘记这交会时互放的光芒”。但是,并非谁都能像徐志摩那样成功,余光中说,中文“公说公有理,婆说婆有理”,若以徐志摩类推,则成“公说公有,婆说婆有,理”。教室一片哄笑。

      余光中听说台湾教育部要将中学课本里文言文从65%的比例降至45%,非常反对,“跑去和教育部长吵了好几架”,因为“文言文经典,能告诉我们中文有多美,美到什么程度,有什么妙处。”余光中认为,白话也能讲述落伍思想,文言文也能讲述进步思想。文言文并非没用,写文章,白话中间来几句文言文,一松一紧,可以调节语感。而且,尽管五四运动后广泛采用白话文,文言文并未就此消失,只是改变身份,仍以不可或缺的部分存在于中文,每天都在与我们打交道,那就是成语。

      “成语是古人说话的方式,非常铿锵、简洁、有味道,很好用”,余光中说,成语,保留了中文的美德,如果规定不能用成语,日常交流就有问题。同样,现在的中文并没有摆脱平仄,平仄仍关系到日常的语言使用。演讲结束前,他朗诵了一首雪莱的英文诗及中文译本,以展示不同语种、不同时代的语言有何种不同的美感。(编辑:赵露)




    关键字:学习方法